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聆静

一念起,万水千山总有情;一念灭,沧海桑田已无心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喜欢在文字的海洋里徜徉、遨游,一步一个脚印地,去拾起那多情的浪花~

【原创】守住心灵的契约  

2012-02-25 22:43:40|  分类: 凝云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人类王子对绿草公主一见钟情。于是便对绿草公主展开了狂猛的追求,甜言蜜语,献殷勤……一切能用上的手段都用上了,绿草公主终于拗不过人类王子的“痴情”,不顾母亲——自然老母的反对,执意下嫁给了人类王子。

成亲那天晚上,人类王子对绿草公主许下诺言:死生契阔,与子相悦,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他发誓要一辈子对绿草公主好。

桑之未落,其叶沃若。

绿草公主和人类王子新婚燕尔,生活亦蒸蒸日上,甜蜜幸福。人类王子对绿草公主更是关爱备注,嘘寒问暖。夫妻两相敬如宾,生活过得其乐融融,好不自在。真可谓是煞木旁人。绿草公主对自己所做的决定万分自豪,她认为母亲的反对只因她不了解人类王子,总有一天,她会为自己所做的决定而骄傲的。

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。

古人言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人类王子又何尝不是这样?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,绿草公主的容颜一天天地逐渐衰老,人类王子也渐渐对绿草公主逐渐冷淡起来。另一方面,人类王子一心想称霸地球的野心也日益增长,他不甘心只满足于现状,他想做地球的主人,于是便对自己的同类——地球上的其他生物展开了惨绝人寰的生物大屠杀。当然,绿草公主的家人——大自然也未能幸免。

由于人类王子一直忙于实现他的大计划,故此,从那以后,他对日益衰老的绿草公主更是日益冷落,甚至不闻不问。起初,绿草公主还天真的以为,人类王子只是因为忙于公事,所以才会冷落她的。但是,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,人类王子对她还是冷冷淡淡地,甚至不把她当一回事。绿草公主以为是自己哪里出错了,于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,一心想挽回与人类王子的那段感情。怎奈人类王子不仅不领情,反而对绿草公主大吼大叫,甚至是拳脚相加。绿草公主终于被伤透了心,天天独守空房,以泪洗面。

及尔偕老,老使我怨。淇则有岸,隰则有泮。总角之宴,言笑晏晏。信誓旦旦,不思其反。反是不思,亦已焉哉!

终于,绿草公主选择了放弃。她终于看清了人类王子的真面目,他不守诺言。她爱得太苦,太累,纵有千言万语,也难以诉尽她心中千万般的痛苦和怨恨。

她拖着疲惫的身体,逃出了那久困于她的“牢笼”,她想回家。

一路上,她不断地在回忆着,反思着。

想当年,她不顾母亲的反对,毅然要下嫁给人类王子,而如今,她回去该怎样面对母亲?想到这,绿草公主热泪盈眶。她始终不懂,不懂人类王子为何说变就变?不懂人类王子为何要这样对她?

她真的累了,她只想回家。

忽然,眼前的一切让她惊呆了。昔日郁郁葱葱、生机勃勃的大家园,而今却是横尸遍野。她的朋友、家人及姐妹们……她疯狂地往前跑,一路跌跌撞撞。她声嘶力竭,伤心地大喊大叫着母亲,只希望母亲能幸免于难,听到她的呼喊。但一切都好像无济于事。

然而,就在她悲痛欲绝地蹒跚走进家门时,突然发现,早已遍体鳞伤的母亲正撑着最后一口气苦苦地挣扎着。她拼了命似的跑了过去。她双手着急地托起母亲,嘶声力竭地呼喊着。只见自然老母微微地睁开双眼,绿草公主目不转睛地望着她,伤心悔恨的泪水滚滚地从眼里涌出。

看着自己的女儿身上青一块,紫一块的,自然老母似乎也明白了些什么。

她用无力的那只手慢慢地擦拭着绿草公主眼角的泪水。

“女儿,别——哭,快——快逃吧,逃到一个——没有——任何人类——可以找得到——你的地方,好——好好——生活,记——记住,小心——人类——”

说完,自然老母永远合上了疲惫的双眼。

绿草公主痛不欲生,她恨人类王子,恨一切的人类,她呼天抢地,怨恨着人类的一切、一切。

带着无限的泪水和悔恨,绿草公主终于做了一个真正不后悔的决定——

一阵阵沙尘暴向人类凶猛地,滚滚袭来……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3)| 评论(5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